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朋友多了路好走,有缘是朋友。

欢迎各位朋友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水浒故里,我的家乡。

网易考拉推荐

哪位爱国名将五年间两次率大军在上海血战日军  

2015-11-16 08:28: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1932年和1937年的两次淞沪抗战中,张治中主动请缨,率兵开赴淞沪战场,血战日军,“望能以热血头颅唤起全民抗战,前赴后继,坚持战斗,抗击强权,卫我国土”。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周建平,原题:《两度带兵激战淞沪的张治中》

张治中,原名本尧,字文白,安徽省巢县人,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黄埔系骨干将领,受到蒋介石的认可和重用,坚决主张抗日。在1932年和1937年的两次淞沪抗战中,张治中主动请缨,率兵开赴淞沪战场,血战日军,“望能以热血头颅唤起全民抗战,前赴后继,坚持战斗,抗击强权,卫我国土”。

主动请缨首赴淞沪抗日前线

1932年1月28日夜,日军突然袭击驻扎在上海闸北的中国守军。

以蒋光鼐为总指挥、蔡廷锴为军长的国民党第十九路军首先举起抗日旗帜,在上海英勇抗击日寇的进攻,但孤军决不能持久。

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时任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育长的张治中听到了社会上一种强烈的声音,许多人认为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让十九路军在上海单独与日军作战,按兵不动,是想借日军之手消灭十九路军。

由于黄埔军校的经历,张治中被认为是蒋介石的亲信。2月初,蒋介石乘火车由洛阳到浦口。张治中利用接站的机会,向蒋介石汇报各方舆情,并建议:“我们中央的部队必须参加淞沪战斗才好,如果现在没有别的人可以去,我愿意去。”

促使张治中主动请缨抗日还有一层原因。九一八事变后不久,张治中收到了廖仲恺夫人何香凝寄来的一封信,还有一件女人的衣服。何香凝请张治中将一首诗和女人衣服转交给黄埔学生和蒋介石。张治中读到“枉自称男儿,甘受倭奴欺。不战送山河,万世同羞耻。吾侪妇女们,愿往沙场死。将我巾帼裳,换你征衣去!”张治中看到这首八行短诗时,感到极大的震撼和深深的耻辱。

蒋介石同意了张治中的建议和请求,指示军政部长何应钦,即调动布防在京(宁)沪、京(宁)杭两线上的第八十七、第八十八两师合成为第五军,由张治中任军长,开赴上海前线,以十九路军的名义对日军作战。

八十七师与八十八师原为国民政府警卫师,全副德式装备,他们开到上海,为前线增添了一支生力军,将在淞沪战场上发挥重要作用。

为表示尽忠国家的最大决心,2月16日凌晨鸡鸣之前,热血沸腾的张治中起床端正地写了一封遗书:“这是一次反抗强暴的民族战争,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对外作战,我必以誓死的决心,为保卫祖国而战。我知道:一个革命军人首先要具有牺牲精神,而牺牲精神又必须首先从高级将领做起。这一役牺牲是应该的,生还算是意外的了。”


2月16日上午9时,张治中率八十七、八十八两师,及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独立炮兵第一团山炮营从南京和平门登车出发,到达第十九路军总指挥部所在地上海近郊南翔,与蒋光鼐、蔡廷锴等将领们一起商讨作战计划。

蒋光鼐总指挥重新调整兵力布置,分区作战,以更加有效的方式打击日军,决定以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为右翼军指挥官,坚守南市、龙华、真如、闸北、八字桥、江湾一线,军部设在真如;以第五军军长张治中为左翼军指挥官,接替十九路军由江湾北端经庙行镇沿蕴澡浜至吴淞西端之防线,并以一部在狮子林炮台南北闸洞及川沙口、浏河口、杨林口、七丫口沿江警戒,军部设在刘行镇。

就在第五军陆续增援淞沪的同时,日军也在紧张增兵。一方面,日本领事馆令日本侨民急速回国,另一方面,日军陆军中将植田谦吉率增援的1.6万名日军已于14日全部抵沪。日军兵力增加至3万多人。一场难料生死的恶战拉开序幕。

日军鉴于在闸北、吴淞作战失败的教训,决定避开街巷战以及对坚固阵地的攻击,专以炮火压制十九路军右翼,而以主力突破十九路军左翼后迂回至守军侧背。

从2月20日拂晓开始,日军又向吴淞、庙行一带发起猛烈进攻。在敌人密集的炮火和飞机的狂轰滥炸之下,庙行镇以南八十八师五二七团第三营大小麦家宅家阵地被突破。张治中亲率教导总队(缺一营)赴八十八师指挥策应,并令八十七师二五九旅孙元良部紧急增援;令守蕴澡浜北岸的第八十七师一六一旅旅长宋希濂率主力,由纪家桥渡河抄敌侧背;令俞济时师长率部对敌突破地区反攻。十九路军六十一师张炎副师长也率两个团的兵力向竹园墩出击。三面夹击,血战一天,终于取得了庙行战斗的胜利。这是日寇在沪自一二八开战以来第一次总攻的失败,有力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庙行镇战役的当天晚上,植田谦吉中将连夜向东京发出急电,请求日本政府迅速派兵增援。日军统帅部立即派遣陆军大将白川义则来沪担任最高指挥官,命令第十四师团全部和第十一师团大部携带大批军火开来上海增援。至此,日军投入淞沪战场的兵力已经超过10万人。

2月29日,白川义则下达了总攻上海的命令,令第九师团夺取张家桥、夏马湾线;第十一师团在七丫口附近登陆,然后尽快袭击并占领浏河镇,并准备向大场镇、真如镇进攻;海军第三战队及海军飞机配合陆军作战。

在白川义则的指挥下,日军以巨大的兵力优势从南市、闸北、吴淞、浏河等两百多里的广大战线向我守军进攻,激烈的浏河保卫战爆发。

以浏河为中心,西起七丫口,东至小川沙,绵延数十里的沿江警戒线只有张治中第五军的教导总队一个营会同少数冯庸义勇军担任守备的责任,守备兵力薄弱。因前一阶段战斗中心在吴淞、庙行一带,且无日不在激烈战斗之中,各部队都有重大伤亡,难于充实浏河沿江的防守力量。

张治中把原守在蕴澡浜北岸阵地的八十七师宋希濂旅部两个团调往田湾为预备队,必要时紧急增援浏河战斗。

3月1日拂晓,日军在对江湾、庙行一线展开总攻击的同时,出动战舰20余艘,携带民船和马达船,以舰炮向我沿江各口猛烈射击,飞机数10架从吴淞起飞沿江轰炸,利用烟幕掩护,以步兵在我兵力配备单薄的六浜口、杨林口、七丫口强行登陆。

日军登陆后,即连占浮桥等地,向茜泾要隘猛扑。

教导总队的一个连死力拼搏,伤亡殆尽。张治中立即派驻扎在田湾的宋希濂旅两个团的预备队飞驰截击,想乘日军立足未稳时一鼓而歼之,同时报告蒋光鼐总指挥派兵赴太仓、浏河加强战斗力量。

宋希濂接命令后,即依五二一团、五二二团及各营的顺序,于午前9时由顾家宅汽车站向浏河输送,但只得汽车11辆,每次只能输送一个营的兵力。

宋希濂身先士卒,率先头部队五二一团第一营于正午12时到达浏河。此时,日军约一万人,在攻占浮桥后急速向茜泾要隘推进,教导总队的一营(欠一连)正在马桥附近坚强阻击敌人。宋希濂当即命令五二一团第一营营长唐德率部迅速向茜泾方向前进,以期先占茜泾,掩护该旅后继部队的展开,阻敌于浏河、茜泾以西。


唐德率部刚到达茜泾南门附近,便与抢先占领茜泾的日军先锋部队上百人突然遭遇。战士们满怀民族仇恨,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用大刀劈、用刺刀捅、用手榴弹砸,甚至拳打脚踢、贴身肉搏,向茜泾镇挺进。下午3时许,五二一团刘安祺团长率第二营到达浏河,敌飞机正集中轰炸浏河车站,输送汽车及房屋全被炸毁,在途中装运部队的汽车也多被炸坏,使我后继部队不得不徒步前进。此时,茜泾阵地的战斗愈演愈烈,日军后续部队源源而至,一营战士被迫退出镇外,整编部队,抢占高地,控制路口,顽强阻击。地面上,日军大队人马漫乡遍野,蜂拥而上;天空中,20余架飞机低空飞行,掷弹如雨;江面上,日军军舰的重炮也连珠发射。烟尘战火中,砂石与弹片齐飞,骨肉与泥土同碎。我守军不畏强敌,坚守阵地,奋力反击,并以残破之师数次冲入茜泾敌营阵地,与敌肉搏。4时许,日军不断增兵,并向五二一团一营左翼绕攻,右翼方面的教导总队的一营死伤殆尽,中国军队处于前、左、右三面敌军围攻的紧迫状态之中。而全营官兵仍然沉着应战,几度冲进茜泾镇内,与敌肉搏,终因日军火力过猛,众寡悬殊,不能得手。

至黄昏6时,五二一团第三营赶到浏河。宋希濂下令第一营仍在原阵地拼死抵抗,阻敌东进,命令已到部队迅速沿浏河南岸积极布防,期望等五二二团全部到达后,再在深夜进行大反攻,以收复茜泾、浮桥等阵地。

随着战场的不断扩大,蒋光鼐总指挥越来越感觉到抵抗兵力的薄弱。因日军已在浏河附近登陆,威胁我军左侧背,为保存实力,待援反攻。晚9时许,蒋光鼐令张治中的第五军“派一部在胡家庄、杨家行占领收容阵地,主力于本日午后11时向嘉定太仓之线撤退,利用嘉定城、太仓城为基点,派出一部于罗店及浏河附近对浏河方向警戒。”

是夜,张治中命攻击茜泾日军的部队撤出战斗,与在浏河的部队一起赶往太仓布防。增援茜泾战斗的五二二团在黑夜中向浏河挺进,中途得令转向太仓。

浏河一役,张治中的第五军所辖教导总队一部孤军死战七丫口,一六一旅一个营拼死抢夺茜泾营,五二一团苦战坚守浏河镇。将士们不畏强敌,视死如归,前赴后继,“为求民族生存而战”。用鲜血和生命打破了日军包抄我国军队后路、合拢围歼我国军队的企图,为中国军队跳出日军包围圈、加强力量、持久抗战赢得了时间。日军司令官见再战已无决胜把握,被迫于3月3日发布停战声明,提出议和。

根据中国军队对日作战计划,3月3日下午,蒋光鼐总指挥电令张治中第五军各部队依次撤退并构筑第一、第二、第三之三线阵地:令八十八师撤至常熟城集结待命,八十七师宋希濂旅撤至白茆新市之线、孙元良旅撤至石牌之线,军部进驻东唐市,独立旅第二团及军校教导总队集结于东唐市附近待命。9日,上官云相师长统率四十七师开抵常熟,由蒋光鼐总指挥拨归张治中指挥。张治中即令该师在常熟东北梅李镇、谢家镇、福山镇一带构筑数线阵地,并严密警戒沿江各要点。4月24日,张治中又奉南京发来的修正阵地的电令,命第五军各部占领自后塘湖经常熟至福山镇、鹿苑镇之线。布置妥当后,张治中率第五军军部及直属部队进驻常熟城。

随着一二八淞沪战事的渐趋平息,5月7日,蒋介石电令第五军复员:八十八师开驻武汉,八十七师暂驻常熟附近原阵地集结整理;18日再电令第五军八十七师及军校教导总队调京(宁)训练。

哀哀哭奠追悼阵亡将士

1932年5月28日,苏州城内,黑云低垂,雨细风寒。社会各界在城中的王废基公共体育场举行隆重的一二八抗日阵亡将士追悼大会。全市下半旗志哀,停止一切娱乐活动。苏州城笼罩在悲壮肃穆的气氛之中。

蒋光鼐、蔡廷锴、张治中等十九路军和第五军的将领作为淞沪战场上的抗战主将参加了追悼会。

凝望着那缀满了朵朵白花的巨大松柏牌楼、挂在竹架上的无数挽联和堆积如山的花圈,张治中的情感如大河奔涌,难于自禁,泪流满面。他亲自准备了一篇祭文,哀哀哭奠:“维中华民国二十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国民革命军第五军军长张治中率同全体将士,敬谨致祭于我淞沪抗日阵亡将士之灵曰:呜呼!蠢彼岛夷,狼子野心,陷我东北,窥我沪滨。赖我将士,挞伐用申,迭歼顽敌,固我名城。贼来愈众,我志益坚,奋勇杀敌,一以当千。声震陵谷,气壮河山,撼山岳易,撼我军难。月黑庙镇,风紧江湾,剑光射斗,敌胆皆寒,再接再厉,载守载攻,追奔逐北,叶卷西风。敌弹如雨,敌机翔空,唯我将士,猛勇精忠,出生入死,成仁成功。洒血兮化碧,吐气兮成虹。呜呼将士,渺矣音容。仓皇戎马,诀别无从。梦萦回兮故垒,泪涕零兮江东。鹃啼兮声苦,花落兮飞红。呜呼将士,上有父母,下有妻子,泉台永隔,怆怀何已!我与君等,如兄如弟,仰事俯蓄,责在后死。呜呼将士,从此长眠!此仇未报,衷肠若煎。誓将北指,长驱出关,收我疆土,扫荡凶残。执彼渠魁,槛车系还,一樽清酒,再告重泉。呜呼将死,得其死矣!功昭党国,光耀青史。人生草草,大地茫茫,忠贞亮节,山高水长。呜呼将士,庶几来飨!”

带着无限伤感的心情,张治中悠悠地回到了南京。第五军既已复员,张治中恳切地向蒋介石请辞军职,获批准,遂重回中央军校担任教育长的职务。

留园运筹再举抗日大旗

自一二八淞沪抗战之后,日本帝国主义并没有停止侵略中国的步伐。

1935年,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首次划分了国防区域,要求“各区陆军应努力侦察本区内之地形,利用演习构筑必要阵地建筑交通道路,集积物资,完成作战之种种准备。”1936年2月,张治中奉命兼任京沪区的负责长官,拉开了他再度抗日的序幕。

张治中以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为基地,在教育长办公室旁设置了一个高级教官室,以此为掩护开展工作,并派出两批人员,就国防工程建设和对民众组训两大问题,分别到京沪区各地去视察。一切都在秘密中进行。


半个月后,张治中把这个“高教室”移驻苏州。为了不引起社会的注意,先选定一个当时比较偏僻的地方狮子林作为办公场所。后因为机构扩大,工作人员增加,将机构移驻留园,并把机构名称改为“中央军校野营办事处”。

留园里的工作正是抗战前的准备。在张治中主持下,一些军人秘密到淞沪线、苏福线、钱澄线一带实习考察,测量、绘制地图,回来后在大桌上比比划划,暗暗构筑国防工事,调集部队秘密备战。在京沪区防御阵地中,有长江之滨常熟福山至苏州的吴福线、江阴至无锡的锡澄线;在吴福线前方,以昆山附近青阳港等河川为屏障,构筑了前进阵地;为加强京沪防御区与沪杭防御区的战略协作,又铺筑了苏州至嘉兴的苏嘉铁路。在沪杭区防御阵地中,还有乍浦经嘉善至苏州的乍嘉线和海盐经嘉兴至吴江的海嘉线。苏州成为连接京沪、沪杭两个国防战略区之枢纽。

张治中后来回忆说:“这个‘中央军校野营办事处’直到‘八一三’前夕,外间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是做什么的,敌方更是始终不知道。我所任的抗战准备工作得以从容部署,得力于这个秘密机构不少。”

1936年八九月间,中、日形势在上海开始紧张起来。张治中将第三十六师从无锡推进至苏州附近,八十七师由江阴推进至常熟福山一带,原在南京的八十八师推进至无锡、江阴,并秘密设计扩充上海保安总团数量。9月23日、10月4日,张治中先后两次就部队密令配拨和布防、防御工事构筑、交通运输保障等向南京国民政府陈述作战意见,并于11月初对第三十六师、八十七师、八十八师、地方部队、各县警察、江苏保安第四团及太湖水上之警备进行部署,其中绝大部分是在苏州地区进行。

忠勇坚毅带病再战淞沪

1937年7月7日,日军悍然制造卢沟桥事变,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正在青岛养病的张治中立即中断治疗,速返南京,接受京沪警备司令官的职务,带病挑起了再度淞沪抗日的重任。

形势紧迫。张治中紧急调集部队加强上海及周边要隘的防务:在第二师补充旅到达苏州后,即令其一团化装为上海保安队,秘密入驻虹桥、龙华两飞机场,加强警戒;一团化装宪兵,开驻松江。又调江苏保安第二团接替浏河方面江防警戒,将原保安第四团集结于太仓附近,担任岳王市、梅李两区的防务。7月30日,张治中吸取九一八东北之役、一二八淞沪战役和长城战役的教训,鉴于上海保安团抵抗力薄弱,在苏州向南京国民政府发电建议:在“断定敌发动(战争)无疑”时,我军“似宜立于主动地位,首先发动,较为有利”。8月1日,张治中先后发布两篇文告,激励驻扎在京沪区的卫国将士,“期以忠勇坚毅,共迎行将到来之无限艰苦但必有无限希望的岁月”。号召京沪区民众“厉同仇敌忾之气,坚至死靡它之心,……共勉前程,共纾大难”,尽力与国军合作,一起打击日本侵略者。

1937年8月9日,日军官大山勇在虹桥飞机场与我守军冲突被杀,上海形势突然告急。11日晚上9点,南京国民政府统帅部电令张治中率第八十七、第八十八师等部队开赴上海市区组织防御。张治中率部连夜离开苏州向上海挺进,在12日清晨占领上海。

8月13日下午4时,日军在虹口、杨树浦一带抢占有利基点后,突然以重炮向我闸北守军进攻。八一三事变爆发。8月14日,国民政府外交部发表声明,谴责日本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侵犯。张治中也对外发表重要谈话,宣称“本军所部全体将士,与暴日誓不共戴一天。”“决与当年喋血淞沪、长城之精神,扫荡敌军出境,不达保我领土主权之目的,誓不终止”。

为抢得战争主动权,赶在日本援军到达之前消灭驻沪日军,8月14日至22日,张治中率第八十七、第八十八师等部队对虹口、杨树浦的日军进行了猛烈的攻击,同时出动空军,轰炸日海军陆战队驻上海的司令部、汇山码头及海面舰艇。日军凭借坚固工事顽强抵抗,致使中国军队虽浴血奋战,但一直无法实现重大突破。

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组建上海派遣军,增援上海。与此同时,张治中也被任命为第三战区第九集团军总司令,指挥淞沪附近的全军作战,总司令部设在南翔附近的一个小村中。

8月18日前后,南京统帅部获悉日本陆军两至三个师团增援上海。18日,蒋介石任命陈诚为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并决定正在浦口至苏州间待命的第十八军进入淞沪战场。8月21日,蒋介石任命陈诚兼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此前,张治中统率的京沪警备军改编为第九集团军,继续担任围攻上海市区之敌;张发奎统率的苏浙边区部队改编为第八集团军,守备杭州湾北岸,并扫荡浦东之敌。8月23日,日军第十一师团和第三师团开始在川沙口和吴淞登陆,陈诚指挥第十五集团军担任攻击登陆之敌。至此,战局已从虹口、杨树浦扩大到吴淞、宝山、罗店一带,遂真正演变为“淞沪”战役。8月25日,蒋介石调任顾祝同为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统一指挥淞沪战役。中国参战部队已扩展到三个集团军以及空军和炮兵的主力,一场大战役的局面已初步出现。

8月23日,日军第三、第十一师团在舰炮密集火力掩护下,在狮子林、川沙口方面登陆。当时在狮子林、川沙口一带的江防守军仅第五十六师的一个步兵连。张治中紧急命令炮兵第十六团及六十七师全部输送至太仓与嘉定之间,连同第一师、第九十八师都划归十八军军长罗卓英指挥。为稳定军心,张治中冒着日军密集的炮火从南翔赶往江湾叶家花园八十七师师部,从市区正面战场抽调兵力,向狮子林方向前进,支援江防军的作战。8月23日深夜,张治中又从南翔出发,奔走在太仓与嘉定之间,与十八军军长罗卓英等商询抗击登陆日军的作战方案,24日到苏州看望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顾祝同,和他商酌问题,并借此向南京统帅部报告请示。因擅自离开作战司令部遭蒋介石误解,深感委屈。但仍然怀着一颗沉重的心情连夜返回总司令部指挥作战。

此时,日本第一批增援部队陆续抵沪,并于23、24日大举在浏河、川沙口、张华浜等处登陆,上海战场的形势迅速开始发生逆转。检阅战报时,蒋介石常常怒火中烧,对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陈诚和第九集团军张治中,颇多斥责和痛骂。


自8月13日至9月初,张治中肩负抗敌重任,在淞沪前线无分日夜地指挥策划,四处奔驰,得不到片刻休息,体力已疲乏到了不堪想象的地步,尤其是南京最高统帅部的误解,使他无法再支撑下去。9月4日,张治中亲函蒋介石,汇报淞沪战场自开战以来三周的作战经过与得失,恳切表示辞去第三战区第九集团军总司令职务,并荐贤自代。9月22日,南京最高统帅部批准了他的辞职请求,任命他为大本营管理部部长。

带着一身的疲惫,张治中离开了正在激烈战斗中的淞沪前线。在夜色苍茫中告别战友,他留下了热泪。

1937年11月,张治中任湖南省主席。12月,上海沦陷。

历时3个月的淞沪会战,中国虽然战败了,付出极其昂贵的代价,但挫败了日军华东突破,速战速决的战略意图,粉碎了日军短期征服中国的迷梦,也让全世界看到了中国政府的抗战决心。张治中在淞沪抗战中的功绩,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