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朋友多了路好走,有缘是朋友。

欢迎各位朋友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水浒故里,我的家乡。

网易考拉推荐

再也没遇到流泪的官员  

2013-09-03 08:33: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河南三门峡卢氏县县委仍在土坯房办公的消息,又引起了舆论关注。之所以说“又”,是因为这事2007年曾引起过一波关注。当年,我曾奉命去卢氏与时任县委书记王振伟面谈过两次。


再也没遇到流泪的官员 - 褚朝新 - 褚朝新

 

若没记错,当时正是雨季,土坯房外阴雨绵绵,天色昏暗,屋子里开着灯。在他的办公室,王振伟与我靠墙并肩而坐。

土坯房,成为第一个话题。王振伟说,经过数年的发展,当地已具备了盖新办公楼的经济实力,有钱而不盖,不窝囊;历届县委都在土坯房办公,并不是他这一届这么做,而且当地老百姓还有不少住在土坯房里,故也并不高尚。

“在土坯房办公,既不高尚也不窝囊。”这一席话,让当时的王振伟给我留下“人很实诚”的印象。

至今,我仍觉得,当地县委在土坯房办公并不值得称赞。在土坯房办公,这个行为本身与当地官员是否廉洁奉公并无直接逻辑关联。因为,在卢氏县买官卖官搞得热火朝天时,该县的县委也在这些土坯房里办公。

艰苦朴素,是共产党的根本,只不过如今很多党内官员过于贪图享受,才把守本分的卢氏县委衬托得有些高大。这世道,常这样颠倒。大多数人病了,就会一起说那未病的少数人才是病人。久而久之,究竟谁病了,很多人都糊涂了。

时隔六年,王振伟给我讲的一些故事仍记忆犹新。2001年,他只有37岁,是三门峡市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这一年,时任卢氏县委书杜保乾记创造了“新中国以来最大的卖官案”,5年多调动官员600多人次,各官位明码标价,卢氏臭名远扬。杜落马,王振伟被派往卢氏接任。

“有一次,正在开会,听说专案组的人来了,一些涉案的干部以为是来抓自己的,在会议途中就跑了,最后会都无法开常开了。”王振伟说。 

谈完第一次,我发现还不够深入,深夜给他打电话要求再聊一次。次日清晨,王振伟与我一起回顾了他在卢氏主政的6年的辛酸:得知他将调去卢氏,正在做饭的妻子扔掉了锅铲以示不满;出门招商引资,客商得知王振伟是卢氏县委书记,伸出准备握在一起的那只手半路缩了回去;因卖官案人心惶惶,县情复杂,上任之初他采取了“多听少表态”的策略,为此卢氏百姓给刚到任的他取了个外号叫“王不管”。

这些尴尬事,都是王振伟亲口告诉我的。此后,我很少遇到这么坦诚的官员。2012年在湖北恩施,见时任鹤峰县委书记杨安文时,让我想起过王振伟。他们俩,骨子里有些东西让我觉得熟悉、相似。

聊起自己在官场遭遇的尴尬,王振伟多是一笑而过。说起他那无暇照顾的女儿,我正好有一瞬间在低头记录。突然感觉他的声音有些怪,抬头看时,他已扭过头去了,并用手在抹眼睛。扭过头来时,风轻云淡。我开始留心观察他。在说起未能照顾病中的老父亲和卢氏仍有1/3的老百姓住土坯房时,他又两度落泪,而未再掩饰。

当时暗示陪同采访的县委宣传部长拍照,她没拍。走出王振伟的办公室后,宣传部长说,“从没见过书记掉眼泪”。

时常会想起王振伟,因为他的坦诚,因为他的眼泪。此后,见过很多官员,大小不等,再也没有遇到会在我面前流泪的。我不知道,是自己越来越冷硬无法走入别人的内心,还是官员们内心的那扇门关闭得越来越紧了。

 

附2007年与王振伟的对话

河南卢氏县委书记:在土坯房中办公,既不高尚也不窝囊

  对话动机

  2001年,因“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卖官案”,河南省卢氏县这个深山里不为人知的国家级贫困县,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时隔6年,卢氏县再次进入媒体的视野。这一次,是因为卢氏县委在土坯房中办公。

  是在作秀吗?在不少地方政府机关修建豪华办公场所引起中央关注的大环境下,卢氏县委的这一行为,引起社会关注的同时也引发了诸多疑问。

  7月20日、21日,在卢氏县委的土坯房中,本报记者两次对话县委书记王振伟。

  6年前,因发生“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卖官案”,河南卢氏县成为全国焦点;6年后,因县委住土坯房办公,卢氏县第二次成为焦点。在不少机关纷纷修建豪华办公场所的背景下,卢氏此举是否作秀?近日,卢氏县委书记王振伟对话本报,其间三次落泪。他说,老百姓曾叫他“王不管”;他还说,县委土坯房办公,不窝囊也不高尚。

对话中,说到卢氏县还有1/3的老百姓住着土坯房,说到自己调任卢氏无暇顾及上初中的女儿,说到自己无法在重病多年的老父床前尽孝,王振伟三次流下眼泪。

  住在土坯房里其实很不方便

  新京报: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你有什么感受?

  王振伟(以下简称“王”):很意外。

  新京报:“土坯房中办公”的新闻,不是你们自己推出的吗?怎么会意外呢?

  王:县委在土坯房中办公的报道,是今年6月份我们宣传部一个同志自己写的,当时我们不知道。他投稿后发表在河南日报农村版,随后这个稿子被河南日报发现了,他们派人来采访后发在了头版。7月份,人民日报河南记者站看到了这个报道,派人来核实调查后发了报道,这才引起了全国各地媒体的关注。

  新京报:有人认为你们在作秀?

  王:外界有些评论认为我们是在作秀,这是不了解情况。50多年了,卢氏历届县委都是在这里办公的。而且现在,卢氏县还有1/3的老百姓住的是土坯房。所以,对我们和卢氏老百姓而言,住土坯房都是已经习惯了的平常事。

  新京报:你除了办公,平时也住在土坯房里?

  王:是啊,办公室兼卧室,住在土坯房里其实很不方便,房里没有厕所、没有水。上厕所要到院子外面去,早上起来洗脸都是到外面用盆子接水。

  新京报:县委在这么差的环境里办公,你作为一把手觉得辛酸吗?

  王:不啊,我既不觉得窝囊,也不觉得高尚。

  卢氏县的贫困,不是哪一届县委县政府造成的,更不是我和我这一届县委造成的。前几年,我们可能确实穷得修不起新的县委大楼,但是这两年我们是有能力修建新楼的,所以现在住在土坯房里,我并不觉得窝囊。

  在土坯房办公,也不是我一个人和我们这一届县委,历届县委都是这样,所以我们也不觉得自己高尚。

  新京报:卢氏现在有能力修新大楼吗?

  王:去年,我们的财政收入已经有1.2个亿,修个大楼财政承受得了。城建局曾经找我,说有个开发商看中了县委的地,要出钱买。如果卖掉这块地,财政再出一千多万就够盖县委大楼了。其实我们也规划过,但还是没有修。

  新京报:为什么还不建新楼呢?

  王:对于卢氏,还有好多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在我们的财政预算中,我们对需要花钱的各项列出了轻重缓急,把有限的经费花在最需要的地方。

  这几年,我们的财政主要投入在医疗、教育、交通、扶贫等关系民生的方面。

  刚上任时我被取外号叫“王不管”

  新京报:打算什么时候结束县委在土坯房办公的历史?

  王:暂时没有列入我们的议事日程。

  新京报:除了经济方面的原因,还有其他原因?

  王:还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因。一个是卢氏县一度党群关系紧张,党和政府的形象很糟糕,现在经济稍微好一些了就花钱给县委盖大楼,可能会再次让老百姓骂。再一个就是,我们县委一带头修楼,其他单位就会跟风,影响社会风气。

  新京报:说到党群关系,你上任时,原卢氏县委书记卖官案正被媒体热炒,当时上任有压力吗?

  王:2001年,我是三门峡市市委组织部副部长,37岁,正县级。我当时也犹豫,自己年轻,组织部的工作又很重要,到卢氏当县委书记也没有升,环境又那么差。

  可是,我在组织部做别人的思想工作,总是要求别人服从组织,到了自己跟前,怎么能跟组织讲价钱呢?而且,我书生性格,觉得卢氏更有挑战,最后还是服从了组织安排。

  新京报:当时卢氏经济状态如何?

  王:有一个难题,那就是财政没钱。当时,几乎没有哪一个单位不欠债,全县欠债几个亿。

  2001年9月底我上任,问财政局县里的财政情况。财政局长告诉我,他自己的工资都没有钱发。我去市里汇报,借了500万回来发工资。此后几个月,县里都是靠借钱发工资。

  新京报:这样的局面,压力很大吧。

  王:是啊,当时整夜整夜睡不着,经常在土坯房外的院子里散步。我爱听音乐,有时候烦了也闷在屋里边听音乐边在屋里来回走。

  困难很多,人压力大,可是不能流露出来。我是一把手,很多情绪也不敢在下属面前流露出来,怕他们的情绪会受影响。

  新京报:老百姓对你的期待应该很高吧?

  王:是啊。我上任当天,晚上卢氏电视台就播了新闻。吃了晚饭,市里送我上任的同志跟我说,出去转转吧,现在老百姓还不认识你,以后熟了想出去转转就难了。

  结果,街上一个卖烤鸭的妇女认出了我,我开玩笑不承认,那个女同志说,“就是你,俺刚刚在电视上看到你了。”可以体会得到,老百姓非常关切和关注我,当时就意识到了责任重大。

  新京报:工作中遇到老百姓的不理解吗?

  王:有啊。初来威信也不高,情况又很复杂,很多公开场合我都是让副职出面,自己就下去调研、摸情况,但不表态。因此,习惯了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老百姓,给我取了个外号叫“王不管”。

  有一回,也是晚上陪市里一个同志出去转。在街上和几个男同志擦肩而过,我听到他们在议论,“看俺们书记领个人在街上逛,真是窝囊,一看就没本事。”

  这个事对我刺激很大,更加决心要把工作搞好,一定要改善干群关系和党政形象。

  新京报: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号召全省向卢氏学习,你觉得你们有什么值得学习的?

  王:这是上级对我们的鼓励。其实,大家需要学习的是一种精神,是艰苦奋斗、执政为民的精神。今天上午,我在会上还向“四大家”领导强调,不要翘尾巴和飘飘然,相反,我们要多向兄弟县市学习,学他们加快改革开放步伐、促进经济发展的势头。

我只能算及格

       新京报:艰苦奋斗、执政为民,是一个政府本来就应该做的,为什么你们做了一些会赢得这么多的赞许?

  王:可能还是因为大家看到的负面的东西太多了,反倒把这种正常的事情看做不正常。

  新京报:很多人把你们住土坯房当做廉洁的榜样,可在前任县委书记卖官案中,也有在这个土坯房办公的县委常委涉案落马啊?

王:官员和政府是不是廉洁,只有一个衡量标准,那就是是否符合党和政府对于廉洁的要求和标准。还需要强调的是,前任县委书记出了问题,但不能否定一个班子。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是个优秀的官员吗?

  王:不是,只能说是及格,包括我们这届班子,都只能说是一个及格。为什么呢?我们距离卢氏百姓期望的还很远,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办好、办完,地方的经济发展还和其他兄弟县市有很大差距,还有那么多老百姓住在土坯房里等。

  但是,我觉得自己问心无愧。为官一任,我没有祸害卢氏的老百姓,尽力为老百姓做了一些事情,也不会给继任者留烂摊子。

  新京报:你任内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王:目前,卢氏对交通投入很大,但只是改善了老百姓出行难的问题,卢氏和外界的交通连接还没有通高速公路。

  如果高速公路通了,卢氏的经济发展就会有一个质的飞跃。通高速,就是我目前在卢氏最想解决的问题。

  新京报:现在不会再有初上任时那么大压力了吧?

  王:现在好多了,工作基本稳定,但亏欠家庭很多。我到卢氏任职时,老父亲因为心脑血管疾病,偏瘫在床上多年了,我没怎么照顾过他,现在,我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回去看看他。还有女儿,她上初中的时候跟我很亲密,这几年我很少回家,跟她疏远了,对她照顾也很少,但是她很争气,考上了北大。

  新京报:你们现在住土坯房引起这么多关注,会不会给你的继任者以后盖新楼带来压力?

  王:上午开会,我还跟同志们说,要以平常心看待这一次集中的报道,不能因为外界有各种不同的议论造成压力。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

  这个地方不可能永远是这个样子,以后肯定会改建,但是具体什么时候改建,那要看卢氏的经济发展情况。如果交通、教育、医疗等民生问题都解决得差不多了,财政还有大量的节余,我们还是会建新楼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